Alice Munro《親愛的人生》&《太多幸福》⁣

我喜歡的,或許不是故事本身,而是閱讀時那種玩味的體驗,還有閱讀後留下那股迷濛的韻味。⁣

第一次讀Alice Munro的書,就一口氣讀了兩本。⁣

以前讀短篇小說,總會覺得那只是一個小故事,可能是主角人生中的一段歲月、一段插曲之類。但讀了Alice Munro的短篇小說,會覺得每個故事,說的都是主角的整個人生。⁣

明明是短篇小說的字數,卻堆疊出長篇小說的意境。這樣的書讀完後,不至於讓人難以抽身,卻會忍不住頻頻回想故事,深怕自己閱讀得不夠仔細,思考得不夠深入,只停留在字面上表層的意思,無法明白作者真正的心思。⁣

🔹⁣ 

我購買的是套書,隨心地先挑了《親愛的人生》來閱讀。⁣

10篇短篇小說,外加4篇自傳體故事,《親愛的人生》是這位現今已89歲的老奶奶在2012年的封筆之作(2013年她獲得諾貝爾獎)。⁣

每一篇故事,一開始讀起來都是平平淡淡的。故事背景都是平凡小鎮,主角人物都是普通市民,大家彷彿都過著極為平常的世俗生活。在你隨著故事鋪成融入這個不起眼的角色裡時,突然就迎來一些轉折式的情節,有點曖昧、甚至帶點驚悚,讓你突然清醒,再以截然不同的眼光,看待同樣的故事。⁣

適應這樣的節奏後,我就開始安心地把自己交託給故事,不做任何推敲、不做任何判斷,靜靜地在作者冷靜、淡然的筆鋒下,享受一個故事帶來的各種奇妙感覺。⁣

🔹

比起《親愛的人生》,《太多幸福》這本書讓我有更大的衝擊。⁣

首先是情節上看起來更驚心動魄、更匪夷所思。比如少婦和老公吵架後離家出走,隔天回來發現三具孩子的屍體;比如女孩和室友的老情人共進晚餐,對方卻要求她全程要全裸;比如一家大小去懸崖野餐,小孩卻不小心失足跌倒……⁣

但真正詭異的,這些劇情都不是高潮之處,就只是故事裡的小插曲。這些重口味的劇情,最終還是比不上那些輕描淡寫的內心刻畫,讓讀者留下更幽長的感覺。⁣

最喜歡的故事是《童戲》。⁣

兩位十來歲的女孩瑪琳和夏琳在夏令營成了好朋友。瑪琳極其厭惡某個特殊兒童薇娜,於是夏琳也感同身受,將薇娜視為敵人。夏令營結束後,兩人匆匆分道揚鑣。之後夏琳一直想和瑪琳保持聯絡,瑪琳卻避而不見。直到夏琳臨死前拜託瑪琳去找神父,早已垂暮之年的她才終於願意現身幫忙。也是這個時候,兩人童年時期共同的秘密才被作者隱晦式地揭曉。⁣

於是我也忍不住再度重讀,翻來翻去地拼湊完整的情節,在一次次地「原來如此」中,暫且獲得新的故事意義。⁣

🔹

我喜歡的,或許不是故事本身,而是閱讀時那種玩味的體驗,還有閱讀後留下那股迷濛的韻味。⁣

書裡故事橫跨的時間點很長,主角的身份早已換了幾次,連心靈狀態也不停改變;另外作者的文筆其實精簡、直接,字面上的意思不難理解,埋伏著的意義卻難以捉摸。⁣

第一次讀,大概也似懂非懂;第二次讀,會察覺到原來如此;但第三第四次讀……也許更會顛覆整篇故事的詮釋。我讀完後上網搜尋他人的心得,發現某個故事在細節的加持下,竟然有截然不同的意義。⁣

對於很多故事,我其實還是有些許疑團。但不著急,也許我需要的是更多的人生閱歷,說不定哪天重讀時,就會明白這位高齡老奶奶作者的巧思。⁣

🔹

這兩本都是Alice Munro比較後期的作品,我覺得對於衰老的課題也著墨不少。倒是想找來她早期的作品,據說故事比較傾向女孩轉向女人的心境。⁣

最後分享Alice Munro談關於閱讀小說的一句話,我非常喜歡,也覺得很有意思:⁣

「小說不像一條道路,它更像一座房子。你走進裡面,待一小會兒,這邊走走,那邊轉轉,觀察房間和走廊間的關聯,然後再望向窗外,看看從這個角度看,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變化。」⁣

Munro
Alice Munro

相關資料:

  • Alice Munro的部分短篇小說可以在New Yorker閱讀。

 

  • 在網上發現一篇很有意思的書評,是關於《太多幸福》裡其中一篇故事《空間》的解析,就是所謂的了解細節就能賦予故事全新的意義。

 

《親愛的人生》和《太多幸福》可在以下網站購買:
其他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