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 Bogel《讀癮者的告解》

一本所有書蟲都會覺得有共鳴的書。

讀這本書的感覺很暖心。好像遇到一個同樣愛書的好朋友,細細聽她訴說對書本的迷戀、對閱讀的情感。然後一邊讀,一邊不自覺地點頭。⁣⁣
⁣⁣
我不禁想起坊間有很多關於「閱讀」的書,總是娓娓道來閱讀的大道理,要不解說閱讀的各種技巧,要不強調閱讀的功利性。這本書讀起來相對輕鬆,卻也提醒了我: 閱讀本來就是一件快樂的事。唯有真正愛上閱讀本身,而不是閱讀帶來的好處,那閱讀的路才能走得更遠。⁣⁣
⁣⁣
身為Book Blogger的Anne,在書裡透過一篇篇短文分享閱讀生活,包括圖書館借書、逛書局、設立書櫃等這些書蟲們都會有共鳴的事情。每一篇文章都會附上很多書單,讓人感覺到作者的生活與生命幾乎都是用書本砌成的呢。⁣⁣
⁣⁣
🔹⁣⁣
⁣⁣
我覺得書裡提及的幾個閱讀體驗挺有意思:⁣⁣
⁣⁣
致謝⁣⁣
Anne說她通常不會讀正文以外的內容,但卻很愛閱讀書本結尾處的「致謝」。她認為致謝的篇章,不只能讓讀者更了解故事,也能看到作者的創作細節,還能和作者有更深入的連結,畢竟作者都會在這裡感謝讀者。⁣⁣
⁣⁣
我之前倒是都跳過「致謝」。讀完這篇文後我隨機抽了幾本書看看這個部分,卻覺得挺有趣。那種感覺就像看完電影後等待片尾彩蛋或幕後拍攝記錄那樣帶有小期待。⁣⁣
⁣⁣
⁣⁣
閱讀雙胞胎⁣⁣
Anne有個「閱讀雙胞胎」,閱讀品味和她極其相似。於是她們就會彼此合作,互相推薦好書,也避免對方踩雷。「兩位閱讀者能涉獵的範圍總比孤軍作戰時大」,再來也省掉過濾好書的時間。⁣⁣
⁣⁣
我非常羨慕她擁有這個閱讀雙胞胎。但我想,能找到愛閱讀的朋友已經很難,再找到閱讀品味相似的朋友更是難上加難,畢竟閱讀者之間的生活形態、價值觀、甚至是成長速度也各有不同。這些年在網絡接觸很多書友,也會發現即使彼此喜歡同一個作家、喜歡同一類書本,在整體的閱讀品味中也不盡然相同,自然也無法惺惺相惜。⁣⁣
⁣⁣
話雖如此,當我知道某個人喜歡我所深愛的一本書,我也會暗自覺得欣慰。因為我知道在閱讀的世界裡曾經有人在那瞬間跟我「心靈相通」。好比去年我最喜歡的《貝加爾湖隱居札記》,那些閱讀後也深愛這本書的讀者,我彷彿能稍微理解他們的心靈。那是種不言而喻的情感。⁣⁣
⁣⁣
⁣⁣
建議書單⁣⁣
Anne曾送過一本「自認為對她有益」的書給失戀的女友,事後卻懊悔這份自以為是。「我們不應該對朋友的生活方式指手畫腳,除非對方希望我們這麼做。」她覺得送書、推薦書也帶有這份「專制」。我讀了不禁莞爾,何止強制推薦書單,這年頭有人更是連別人的閱讀方式都要指指點點呢。⁣⁣
⁣⁣
我個人其實也不會主動對別人建議書單。甚至是別人要我推薦書我也是略帶猶豫。因此我每次寫讀後感都是以自我與情感作為出發點,若書友覺得有共鳴自然會想讀。否則一本書寫得再好、得到再多獎,若不符合某人當下的閱讀需求,落力推薦也只是一種勉強。(有時候我讀別人極力推薦的書後也只想呵呵😅)⁣⁣
⁣⁣
🔹⁣⁣
⁣⁣
但最讓我為之一振的,是Anne提及即使一天能讀1本書,一年讀完365本書;就算能健康活到80歲,人生也不過只能讀完3萬本。⁣⁣
⁣⁣
我快速地算了一下,若以一年100本書的閱讀量,拉長補短地以50年來計算,也只不過是5000本書。相對於這世上早已出版,和還未出版的書,五千本書可是一個很小的數目。那是否意味著,每一次看書都要更精挑細選,才不會浪費與適合自己的書溫存纏綿的機會?⁣⁣
⁣⁣
當閱讀有個明顯的期限,我想我注重的反而不是閱讀效率,而是閱讀過程。以自己的需求、以自己的腳步,逐步前進;喜歡的書慢慢讀,不喜歡的書有緣再讀;待日後回望閱讀之路,才會發現一路盡是美好的體驗與回憶,這才不會辜負所謂的閱讀期限。⁣⁣
 
 
讀癮者的告解原版:I'd Rather Be Reading
annebogel
作者 Anne Bogel,經營部落格外也擁有Podcast:What Should I Read Next

後記:

• Anne Bogel的部落格:⁣⁣Modern Mrs Darcy

• 在這本書的一堆書單裡我挑出兩本想閱讀的書:⁣⁣

 
⁣⁣
• 我自己也寫過一些關於閱讀的想法 :
《為什麼我喜歡閱讀?》
 
更多閱讀想法的文章在:閱讀隨筆⁣⁣
《讀癮者的告解》可在以下網站購買:
其他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