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勳《天地有大美》⁣⁣

生活美學的起點,正是最日常的「衣、食、住、行」。

這本書是蔣勳當年在廣播節目《美的沉思》裡談論生活美學的文字記錄。閱讀之際,彷彿可以聽見蔣勳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娓娓道來他對生活美學的感悟,極其療愈。⁣⁣
⁣⁣
但要閱讀這本書也講求一種心境。過去幾次,總是讀得斷斷續續,焦躁的心無法聚焦在文章裡體現的生活之美。直到防疫期間,不得不長時間呆在家裡,自然會更留意日常生活的品質,重新思考「生活」的定義。蔣勳的《天地有大美》,正好是一種參考。 ⁣⁣
⁣⁣
書裡談及的生活美學,分成四大類:衣、食、住、行。⁣⁣
⁣⁣
🔹
⁣⁣
食之⁣⁣
⁣⁣
蔣勳透過各國料理、本地小吃、自家做菜的例子,帶出慢食藝術、味覺之道、民族美學等。⁣⁣
⁣⁣
他特別強調:味覺是認識世界的重要窗口之一,必須找回味覺的可能,否則逐漸麻木的味覺會讓其他感官流失,繼而影響創造力、競爭力等。另外他也建議在週休二日,花時間、花心思去準備一頓飯,坐下來跟家人好好享用,讓生活美學從「吃」開始。⁣⁣
⁣⁣
書裡有句話讓人有所共鳴:「你會在腦海裡浮現一些好像始終忘不掉的食物和料理,它們不只是口感上的記憶,不只是美食當前那種口腔裡的快樂,甚至會變成很特別的視覺記憶、嗅覺記憶,甚至會讓你在心靈上有一些特別的感動。」⁣⁣
⁣⁣
我想食之美也不限於「眼前的體驗」。食物的美味、用餐的氣氛、自我的心情,或許是當下的食之美,但背後料理人的付出也不容忽略。我們吃的已不只是食材與廚藝結合的「食物」,還有背後的心意:或是大廚的專業精神;或是母親對子女的愛;甚至是自己下廚時對自我的期許。⁣⁣
⁣⁣
而更深層的食之美,應該就是一種感恩。從食材的誕生,到桌上的料理,整個過程所需要的資源與心思,若能報以感恩與珍惜的態度,想必每一頓飯都是特別的體驗。⁣⁣
⁣⁣
⁣⁣
衣之美⁣⁣
⁣⁣
談到衣,蔣勳說:第一個是「感覺一下身體」。⁣⁣
⁣⁣
他說,有自己獨特的品味才叫美,不能輕率地交給名牌或流行文化。名牌背後有文化的支撐,若和那個文化不協調,穿在身上會很勉強。於是他建議,大家要花點心血去了解自己適合什麼樣的顏色、什麼樣的造型、體態和什麼樣的服裝搭配在一起是最對的。⁣⁣
⁣⁣
我特別喜歡他說:服裝、鞋子是一個人身體的記憶。當衣物慢慢地和身體建立貼切的關係,就會成為深切的情感記憶。而美,正是一種感情、一種記憶。⁣⁣
⁣⁣
我覺得衣之美,基本上要兼顧衣服穿在身上的舒適度、衣服和周遭環境適合與否,還有衣服在他人眼裡顯現的感覺。當身上的衣服能讓自己在某個場合覺得自在,那必定會是種自然美。⁣⁣
⁣⁣
⁣⁣
行之美⁣⁣
⁣⁣
行,指的是交通工具與移動路線。⁣⁣
⁣⁣
不同交通工具可以發展出豐富的美學規則,比如步行、騎馬、船、車子等,都含有不同美的感受與節奏。行之美,在於調整身體的速度感,還有心理的節奏,兩者同步配合才能體現。⁣⁣
⁣⁣
但行之美並不容易。平時大家趕著上班上課、再加上城市交通規劃不當,在移動過程中只有焦躁,無法放緩腳步,更無法靜心。甚至週休二日,在交通工具的選擇上也習慣以快速方便為主。永遠都在趕路,忽視路途的風景。⁣⁣
⁣⁣
我喜歡蔣勳用山頭上的「亭子」來提醒人要適時停下來。「你用生命趕路其實是不值得的,因為生命應該停下來做很多的觀賞、體會很多的感受,留出一些跟自己對話的空間。」我想,行之美,說的不只是交通路線,還包括生命過程。⁣⁣
⁣⁣
⁣⁣
住之美⁣⁣
⁣⁣
衣、食、住、行的美學,真正的基礎其實是在家的「營造」。在住的美學裡,必須對家有認同感。以「人」做為主體,把房子變成家,才能營造一個空間的美學。⁣⁣
⁣⁣
我固然深知這道理,把屋子打理得整齊乾淨,讓家人都住在溫暖的家。蔣勳卻接著說:「空間的美並非只存在於單樣建築,而在於建築跟建築之間構成的一個協調性。」⁣⁣
⁣⁣
我恍然大悟:住之美,並不局限於居住的房子,而是包括社區,甚至整個城市。住家多麼美好,若然踏出家門,外頭的環境混亂、空氣污染,住之美也無法存在。⁣⁣
⁣⁣
住之美,首先是在於把家整理好,再把住的美學變成一種社區精神,營造一個理想的社區環境,接著就能繼續改善城市的公共品質。⁣⁣
⁣⁣
🔹⁣⁣
⁣⁣
我在閱讀過程可以感受到書裡的節奏非常緩慢。談的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小東西,再延伸至生活美學的理念與實踐。我一邊閱讀,一邊嘗試連結自己的日常,重新關注那些平時忽略的細節與體驗。⁣⁣
⁣⁣
我想,只要保持和諧的心境,用心感受生活本身,發現美、創造美,而且是自己認為獨特的美,那就是一種生活美學的範疇。⁣

 

 

其他蔣勳作品的讀後感請看:
 
《天地有大美》可在以下網站購買:
其他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