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姆《愛的藝術》

沒有愛,人類連一天也不能存在。

讀完這部談愛的經典著作,心情百感交集。早已過了把愛掛在嘴邊的年紀,也以為戀愛婚姻皆順遂的自己已懂愛。但佛洛姆在《愛的藝術》裡的一言一語,卻像一支針,輕輕地戳破我幸福的表象;也像一面鏡子,映出我內心對愛的理解是多麼的貧瘠。⁣
書本開頭就有一句話,醍醐灌頂。⁣
「人們內心雖然深深渴望愛,但人卻把幾乎一切其他事情 – 成就、聲望、金錢、權力 – 看得比愛更重要。人們把幾乎所有精力用在學習怎樣達到這些目標,不留任何精力去學習愛的藝術。」⁣
為什麼我沒花太多時間去學習「愛」?大概是我對愛的定義太狹隘。認為愛是一種對象、一種感覺、一種天性。至少我認為愛是階段性的,需要學習,但或許不需要傾注一輩子心力。⁣
🔹
佛洛姆卻說,愛是一門藝術。 ⁣
要學會怎樣去愛,就必須以學習任何其他藝術的相同方式著手:掌握理論、掌握實踐和視為終極關懷。⁣
 
在《愛的藝術》裡,佛洛姆就娓娓道來各種愛的理論,並以不同對象的愛:男女愛、兄弟愛、親子之愛、自愛、對神的愛等,抽絲剝繭地解析出各種愛的屬性。至於愛的實踐,與其說他教授我們如何去愛,不如說他也只能提出掌握藝術的方式(紀律、專注、耐心、關注),因為「愛只能是一種屬於每個人自己的體驗,只能自己去實踐。」⁣
從佛洛姆愛的理論中,我才開始看清愛的各種面向。原來愛是一種活動,不是一種被動的感情;原來愛是一種態度或性格取向,能決定一個人與世界作為一個整體的聯繫性,而不是指向某個愛的對象;原來愛是個體性的吸引,也是一種意志的行為。⁣
🔹
佛洛姆在書裡談及的親子之愛,最讓身為母親的我深受啟發。⁣
佛洛姆說,母愛有兩個層次。他以奶與蜜為例子:奶是母愛的第一層次的象徵,象徵照顧和肯定;蜂蜜則象徵生命的甜美,象徵對生命的愛和活著的快樂。「大部分母親都能夠給予“奶”,但只有少數母親能夠也給予“蜜”。要能夠給予‘蜜’,一個母親必須不能只是好母親,還要是一個快樂的人。」⁣
他也認為母親最艱鉅的任務,是必須容忍和支持孩子的獨立,而這過程需要一種無私的能力。「只有真正充滿愛的女人,只有樂在施多於受的女人,只有在生命中牢牢扎根的女人,才能在小孩和自己分離的過程中當一個充滿愛的母親。」⁣
閱讀中不難發現佛洛姆對母愛的言論特別精透。從書中附錄的資料得知,他擁有一對焦慮的雙親,尤其母親對他這位獨子的愛更是極具佔有性。⁣
「過分掛慮孩子的母親,自以為特別愛孩子,她們事實上對她們的關懷對象有一種深深壓抑著的敵意。過分關心孩子不是因為她們太愛孩子,而是因為她們不得不以這種方法彌補她們沒有愛孩子的能力。」⁣
我讀起來心驚膽戰。這既是佛洛姆專業的精神分析理論,更是他切身體會的經驗啊。⁣
🔹
《愛的藝術》我短期內讀了兩次,做了不少筆記。書裡句句所言都引人深思,不只關於愛的課題,還有生命的本質。但我能理解的,也僅是曾與自己經歷相關的一部分;有更多的哲理,我想是需要用盡我的一生去學習、思考、實踐才能參透。⁣
好比佛洛姆說:「如果我真的愛一個人,我就會愛所有人,就會愛世界,就會愛生命。」我原以為,我懂得愛自己、愛家人,就已算是愛中的佼佼者。現在才驚覺那只是一種自戀人格。愛,需要脫離自戀,需要有客觀和理性的能力,並將這種能力運用在外面所接觸的每個人身上。⁣
「如果一個人只愛另一個人,卻對其他人漠不關心,那麼他的愛就不是愛,只是一種共生性依戀,或是一種擴大的自我中心主義。」⁣
「如果我不能客觀地對待陌生人,我就不能真正客觀地對待我的家人,反之亦然。」⁣
「如果有人想把他的客觀性保留給他所愛的人,以為他對其他人可以免除客觀,他將很快發現他在這兩方面都是失敗的。」⁣
這些句子,我讀起來當下都對號入座地覺得羞愧。但更多的感受,是覺得自己應該虛心受教。⁣
🔹
我一直以為生命的本質是孤獨。哪怕身邊圍繞的都是我愛和愛我的人。《愛的藝術》卻讓我理解到,生命中與生俱來的分離感,是能以「愛」來達成合一。我的孤獨,也許源自於我還沒掌握愛的藝術。但至少我知道,那無關愛的對象;更令人期待的是,那也是可以學習的。⁣
我期待終有一天我會體悟:生命的本質,是愛。⁣

感謝木馬文化的閱讀邀約讓我能讀到一本好書。⁣

《愛的藝術》可在以下網站購買:
其他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