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第一人稱單數》⁣

每個故事讀起來平平淡淡的,卻都會留下一些觸動人心的感覺。

一開始閱讀時,心中突然有深深的挫折感。⁣
這不是我所熟悉的村上春樹文風。身為村上春樹的忠實粉絲,我讀過很多本賴明珠翻譯的著作。每次都會有一種熟悉的親切感,讓我安心地將自己託付於書中,完全沉浸在天馬行空的故事情節裡。⁣
倒不是劉子倩的翻譯不好,我只是覺得「感覺」好像不太一樣。⁣
深感挫折,是因為自己開始疑惑,我究竟是喜歡村上春樹,還是喜歡賴明珠式的村上春樹?還有這本書感覺不同,究竟是村上春樹改變了文風,還是劉子倩式的翻譯新風格?我不知道答案,最終只能怪罪自己學日語半途而廢,失去看原文的能力。⁣
🔹
但讀著讀著……熟悉的村上春樹身影畢竟還是出現了。棒球、音樂、死亡、擬人化的動物、帶點玄的概念……熟悉的元素多少也讓我開始享受閱讀這本書。⁣
書裡的每一篇小說都以「我」為第一人稱,但真正的主角、故事多為他人。只是因為字眼上使用「我」,再加上故事情節極其日常,時間點也符合村上春樹的人生經歷,因此總有種在閱讀散文、甚至是半自傳小說的感覺。最驚喜的,書裡還包含了短歌和詩歌,這可是我第一次閱讀村上春樹這類型的創作呢。⁣(照片附上我覺得非常搞笑的《外野手的屁股》一詩)
小說裡的情節構思得很巧妙,讓讀者很容易地就信以為真。但我相信很多情節都只是源自村上春樹那奇妙的幻想。比如他在《養樂多燕子詩集》短篇小說裡,寫道「我」在1982年寫出長篇小說《尋羊冒險記》前曾自費出版詩集卻無人問津。反正我就相信了,在網絡裡搜尋後才發現純屬虛構。好比當年閱讀《聽風的歌》,當下還真的以為小說裡提及的作家真有其人,後來才發現自己入戲太深。⁣
但某種程度上我卻喜歡這種虛構得近乎真實的情節。能將自己的fantasy結合小說創作,不也是在小說裡活出另一種自己期待的人生?我倒覺得這本短篇小說,都是村上春樹在回望過去,把曾經發生的、幻想中希望發生的,不管虛虛實實,都化為自己人生的一部分。⁣
🔹
另外最有共鳴的篇章,是《品川猴的告白》。主要是幾個月前我才讀到村上春樹《東京奇譚集》裡的《品川猴》,印象深刻。⁣
《品川猴》說的是某個女人突然開始忘記自己的名字,造成生活上無限困擾,因此決定尋求諮詢,最後才發現名字是被一隻猴子給偷走;《品川猴的告白》則是以那隻猴子作為主角,對「我」娓娓道來他的身世和偷女人名字的理由。⁣
「對,我雖然是猴子,但我不會做下流的勾當。能夠把我愛的女人的名字據為己有 — 光是這樣就已足夠。那的確是涉及性慾的惡行,但同時也是純潔無暇的柏拉圖式行為。我只是悄悄在心中獨自愛著那個名字而已。就像和風悄悄越過草原。」⁣
一隻謙卑有禮但會忍不住偷女人名字的猴子,百分百虛構的情節,我卻依舊為之觸動。⁣
🔹
我其實還蠻喜歡這本小說。每個故事讀起來平平淡淡的,卻都會留下一些觸動人心的感覺,也讓我開始懷念起一些人、一些事。⁣
最後附上《第一人稱單數》裡的一句話:「而我此刻在這裡。在這裡,有這樣第一人稱單數的我存在。只要稍微選了一個不同的方向,這裡想必就不會有這個我。」正是這種平靜又帶玄妙的說法,詮釋了書裡的每個「我」,還有正在讀這本書的我。⁣
《第一人稱單數》的《品川猴的告白》是《東京奇譚集》的《品川猴》續集
《外野手的屁股》段落
《外野手的屁股》段落
《第一人稱單數》可在以下網站購買:
其他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