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伊∙茵瓦《神婆的歡喜生活》⁣

神婆的生活,就是不停地繞著地獄這口大鍋的邊緣進行奔跑的生活。

這不是一本容易閱讀的短篇小說,因為故事裡有不少緬甸語的中文諧音,還有緬甸各種不太熟為人知的文化細節,甚至是角色之間的對話、獨白都有濃厚的緬甸色彩。但我卻依舊珍惜這本從緬甸文直譯中文的作品,那是我最能貼近緬甸文學的方式。⁣
🔹
《神婆的歡喜生活》以90年代左右的緬甸神靈節為背景,並透過不同的人事物描述神靈節的生態圈:前來祈福或還願的善男信女、想大賺一筆的相關行業如樂團、賣藝人、小販等,還有趁機斂財的乞丐與扒手……而神靈節最矚目的人物,正是由跨性別者組成的神婆們。⁣
在緬甸社會裡,跨性別者飽受歧視,甚至隨時會被警察抓走。匪夷所思的是,一旦跨性別者成為神婆,卻又成為信徒們擁護的對象。於是「神婆」成了跨性別者的「出路」,既被大眾所接納,又可以賺錢,更可以坦蕩盪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梳妝打扮、吃香喝辣、跳舞起乩、包養男人……⁣
🔹
作者藉由50多歲主角黛西珍的視角,娓娓道來一個偽娘化身為神婆的心路歷程,並穿插著緬甸不穩定的政治局勢所造成的百物騰貴和宗教狂熱。⁣
像黛西珍這種經驗豐富、口才出色的紅人,神靈節就是他展現自我的舞台:盡情唱戲跳舞、抽煙喝酒,還有源源不絕的金錢與禮物。然而看似光鮮亮麗的歡喜生活,私底下卻是無盡哀愁。除了為神婆事業操勞外,黛西珍還要操心他以金錢買回來的小丈夫。對方始終是個血氣方剛的20來歲小伙子,對異性充滿嚮往,又如何能甘於服務一個女人心男人身的神婆?於是兩口子就常常上演抓姦戲碼。⁣
「神婆的生活,就是不停地繞著地獄這口大鍋的邊緣進行奔跑的生活。」⁣
這是黛西珍形容他自身處境的一句話。但黛西珍暫且都還算名利雙收,至於其他想要借神婆身份翻身,卻又波折重重的跨性別者呢?也許還在地獄裡浮浮沉沉吧。⁣
🔹
回想起多年前,自己也曾經去緬甸曼德勒旅行。不管日期、地方,都和書裡的神靈節很接近,我卻對此一無所知。⁣
那時緬甸給我的印象,也只是臉上塗Thanaka的緬甸女人、身穿紗籠的緬甸男人,還有各種金光閃閃的佛塔。直到閱讀《神婆的歡喜生活》,才知道佛教之外,緬甸民間還有納(Nat)信仰(各種類型的守護神),也有一群多為跨性別者組成的Nat Kadaw靈媒。⁣
我再找來緬甸神靈節的短片,發現和書裡描述的細節近乎一樣:妖嬈多姿的神婆、震耳欲聾的音樂、盡情狂舞的民眾,還有各種貼錢、撒錢的瘋狂……所以與其說這是本短篇小說,不如說它也是一種文化觀察筆記。⁣
我突然有感,旅行雖然開拓眼界,但終究要和閱讀(或許還有影視)結合,才能對這個大千世界更多添一份了解。而緬甸,也因此在我心中更有某種特殊情懷了。⁣
《神婆的歡喜生活》英文版

緬甸神靈節影片:

《神婆的歡喜生活》可在以下網站購買:
其他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