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湖濱散記》

只要生活簡樸,單靠自己雙手勞動,就足以過著獨立自由的生活。

剛開始讀這本書時,完全無法進入狀況。覺得梭羅的文筆瑣碎、囉嗦,讀起來非常沉悶,決定暫時擱置。⁣
幾個月後重讀,感覺卻截然不同。我這才發現,原來閱讀也真的講求心靈契合度。當我終於能享受梭羅的叨叨絮絮時,也代表我的心已回歸平靜。唯有靜心,才能好好感受梭羅對大自然的鑑賞、對簡樸生活的實踐,和對精神生活的追求。⁣
🔹⁣
1845年,梭羅走進華爾登湖畔的山林裡,自己建屋、耕種,展開兩年又兩個月的獨居生活。看似逃離世俗的隱居,其實只是他的生活實驗:「我走入森林,因為我想慎重地過日子,只面對生活的基本要素,看看我是否能夠學會生活的教誨,而不是在我行將離世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沒有活過……我想要活得深刻,吸吮生活的精髓。」
梭羅也終究證明,只要生活簡單,單靠自己雙手勞動,就足以過著獨立自由的生活。既不受到任何物質與工作上的牽絆,也能依照自己天賦意向行事,好比探索大自然、讀書寫作、思考人生、享受孤獨等。⁣
整本書裡,最動人的是梭羅與大自然的互動。博學的他,發自內心主動地去研究生態、勘查地形、測量湖底等,認真專業的程度已儼然是學者。但更讓人欽佩的,是他對大自然謙卑和敬畏的態度。長時間在森林生活但不傷害森林,這已不是荒野求生,而是真心和大自然共存。(他甚至讓老鼠、土撥鼠、黃蜂、野兔等在他木屋裡過冬或用餐;而暴風雨即使毀壞他的農作物,他也慶幸雨水能滋潤草地。)⁣
🔹⁣
梭羅雖然精通自然生態,善於描寫動植物,我卻對書裡出場的兩個小人物印象深刻。⁣
《訪客》裡,梭羅迎來一個知足常樂的客人。他生活簡單、性情開朗,卻又過於心智單純。「他的發展主要都在動物性的部分,體力、耐力和知足的個性……但是他身上知識性的部分和所謂的精神層面,則像嬰孩似的酣睡不醒。」
《貝克農莊》裡,梭羅則探訪貧窮的村民。他們辛勤勞作,期望能改善生活,卻不懂得用計而無所作為。「在拼命工作之後,又要拼命吃喝,才能補回損耗的體力 — 到頭來,收支只能勉強打平,甚至還入不敷出,然後又因為他對現狀不滿,於是浪費了一生在工作上。」
這兩個在書裡毫不起眼的人物,再加上梭羅本身的例子,卻著實地讓我醍醐灌頂。不管我們追求或經歷什麼生活,重點都不在形式,而是思想啊。能保持獨立思考、能提升精神層次,才是最終的生活目標。生活上的各種追求,哪怕是正面的如斷捨離、財務自由、自律、極簡等,都只是形式,而不是真理。⁣
好比說若我們也像梭羅那樣去郊外體驗自力更生的簡樸生活,或許也可以健康快樂地活著。但若沒有意識地去思考、去追求精神生活,日子一久我們也受困於某種停滯的生活形態。⁣
🔹⁣
梭羅在1847年離開華爾登湖的小木屋,1854年才出版《湖濱散記》。這本書不只是描述湖畔山林的自然生活,更是傳達出梭羅獨特的人生哲學。⁣
我對自己一開始抗拒這本書,但後來卻捨不得讀完的心態轉變,覺得很有趣。我終於明白,《湖濱散記》提供一個安靜的空間,讓我能穿越時空回到19世紀中的華爾登湖,並在梭羅的引導下,和自己的心對話。當我耐著性子一字一句,甚至重複閱讀時,我所糾結的事情竟然就煙消雲散,只留下豁然開朗的自己。⁣
最後分享書本結語篇章裡,我喜歡的一句話:

一個人若是跟不上同伴的步伐,或許是因為他聽到不一樣的鼓聲。就讓他跟著耳朵裡聽到的音樂前進吧。 ⁣

華爾登湖 Walden Pond (圖片取自網上)
梭羅的小木屋 - 復刻版 (圖片取自網上)
梭羅的小木屋 - 復刻版 (圖片取自網上)
梭羅
梭羅 (1817 - 1862)
quote2
後記:
 
我發現近年來我看書都有個習慣,如果時間許可,會想要當下持續看同一本書。若遇上《湖濱散記》這樣的書,這並不適用。因為梭羅喜歡引經據典、語帶雙關,信息量也很大,往往讀一章就已無法接收,需要時間沉澱。而這種每天讀一點的讀法,對我而言竟然成了生活裡嚮往的一件事。能慢慢地享受閱讀過程,會比閱讀完畢,來得更有滿足感吧。⁣
《湖濱散記》可在以下網站購買:
其他文章: